VIP中文 > 玄幻小说 > 饮尽风雪 > 正文 第二卷 万家灯火 第五十四章 诗酒趁年华

正文 第二卷 万家灯火 第五十四章 诗酒趁年华

    黑暗中一片角落亮起了粼粼鬼火,林子云忍不住过去看。他抬手打出一道法诀,虚空之中亮起了一朵火焰,照亮了眼前的景象。

    龙穴之中,无数的尸首堆在一起,串串叠叠,如糖葫芦一般附在一株藤上面。林子云压制心中的惊讶,依稀可见那些尸首竟然都是穿着盔甲的军人?

    一株如蛮龙般的藤蔓,结出九阴果。上面有无数的尸骨,像是糖葫芦一样被串在上面,这场景太过恐怖。林子云实在不想多看,尤其是一想到他吞食了这株藤上面的果实,没来由一阵恶心。

    同时,他也想到了一个惊?#35828;目?#33021;。那个死去的怪人将他带到龙穴附近,是为了将他当成祭品,催生九阴果?如果不是金翅鸟和巨人大战,他很可能成了这株藤上千千万万个尸体中的一个,这个猜测让林子云心中一寒。

    若不是这怪人主使的呢?那会是谁?

    卫南心智太低,林子云不相信这怪?#22235;?#30693;道以活人献祭九阴果的方法。?#35828;?#23384;在无数年了,其中许多的尸骨,看起来都死去百年朝上了,只不过?#35828;?#31354;气稀薄,类似真空,尸体才能保存的如此完好。

    岐山深处?#34892;?#22810;不为人知的秘密,那九阴果被林子云吞食,又不知会给他带来什么危?#31456;櫸场?

    抛开这个思绪,林子云知道?#35828;?#19981;能久留,必须尽快离去。

    这里终究是一条幼龙的巢穴,根本不可能通九幽,更遑论黄泉之路。不过林子云还是忍不住感慨天地之大,造物主的神奇。这个世界不乏神灵,法力通神者,可以翻手间天翻地覆,移山填海。

    ?#35828;?#26080;法飞行,林子云试着沿途做?#24405;?#21495;,看看能不能走出这片碎石林。

    几个时辰之后,林子云望着他留?#24405;?#21495;的岩石,才体会到什么叫做绝望。这块地势,?#36335;?#26159;一个巨大的迷宫。

    林子云走遍这里,只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条是龙穴,一条是隔绝灵力不能飞行的悬崖瀑布。显然这是两条死路,不可能走出去的。生路必然是有的,因为那怪人将他带入?#35828;兀?#33509;想出去必不可能走那两条绝路,说明肯定有出路的,只不过林子云没有发现而已。

    数天之后,林子云于碎石林之中仰天发出笑声,他终于找到了。

    说到底还是因为他之前太过慌张,全?#24187;?#26377;发现?#35828;?#34987;人动过手脚,存在了障眼法。

    ?#35828;?#30340;岩石摆放均衡?#34892;潁?#25104;列正五边?#21361;?#32780;每一个小的碎石阵之中更是只有两条路,无数个微型的碎石林组成了一个巨大的迷宫,只要走错一步,就会陷入无限的死循环再也走不出去。

    不过这?#32456;?#30524;法,想要破解也很简单。想通了阵法原理,林子云也不着?#34180;?#20182;试过用法力去摧毁这些巨石,结果发现这边碎石太多,一不小心反而会毁掉出口。

    修真者基本上都能过目不忘,林子云回想出来刚才走过的地?#21361;?#32456;于确定一条线路最有可能走出去。这次他不再盲目,而是在每一个走过正确的岩石上面摆放了一根树枝。这样即便走岔路也能立马返还到上次走过的小岩石阵中去。

    直到一个时辰之后,林子云终于踏出那片碎石林。他不由?#38376;?#20102;拍胸脯,感?#37202;?#26469;前?#35828;?#26234;慧非凡。

    山的北面是紫色的竹林,宛如一片紫海。

    不太炎热的季节,阳光很柔和。万里长空无云,岁月静好。

    ?#32467;?#19978;,几簇野花开的招摇,如摇曳裙摆的彩衣女子。莹莹紫色,如同一块块精致的玛瑙玉镶嵌在月宫的桂树上。

    晚间,日头斜的落在山腰上。江潮渐渐起了,三两只孤鹜?#30001;?#23782;间惊起,划出一道浓墨山水。隔着山河,云?#27515;?#33021;看见燕云河畔,或者骡子坡的芦苇荡里面零星的渔家灯火已经点缀在江面,?#30772;?#33853;在人间的一株草,散落在梦中的一颗星。

    大?#23478;?#26159;在斜阳挂在人高的树头时分,山后的茶花园,绿的发红,红的在跳,跳一支天涯,奏一曲高歌乐章。

    茶是新茶,日头却弯了腰,白了头。

    林子云闻着茶香,?#34915;?#20102;一身残阳,走在山间小道上。

    ?#21307;?#26032;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苏东坡的诗不错,不过林子云显?#24187;?#26377;雅兴煮一壶清茶。

    他嘴里嘟囔着:“鬼地方,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走得出去。”

    那太阳落得?#37096;歟?#26519;子云走出碎石林尝试着飞行一段路途,这才出来看见了燕云河,激动不已。

    望江里碧波滔滔,走山中茶香漫漫。

    俊俏如江南最秀美女子黛眉的山峦,娇媚如水乡娘子巧笑嫣然微笑的水光,夕阳,春花,湖光,美,美,美!

    林子云沿途,领略了这水天山色,心情好了不少。

    一阵清风袭来,带?#25490;?#27987;的清香,林子?#31080;?#19968;件雪?#23376;?#33457;裙子盖了一?#22330;?#19981;知道哪来一股妖风竟然吹过来了一件女孩子的裙子,林子云还能感受到?#36335;?#19978;面留有少女身上特有的气息。此刻他的整个脸颊,正在与这件长?#39592;?#23494;接触。

    他急忙急乱的用手扯下裙子,面色古怪的?#37259;?#22235;周,不见一个人影。

    林子云忽然心中狂跳,感觉到一股恐怖的气息从他的上空传来。

    “色狼,你竟敢趁本小姐洗澡的时候……偷走我的?#36335;!?

    “偷?#36335;?#30340;贼?#21487;?#29436;?#31354;?#21487;真是无妄之灾。”他刚刚脱困而出,天知一阵风就?#36947;?#20102;一个女孩子的?#36335;?

    林子云手中还拿着疑是那少女的白裙,他面带?#25954;?#35828;道:“?#23194;錚?#22312;下并未偷看过你洗浴,刚才我?#30001;?#36335;而下,一阵……”

    “你……竟然还不?#39029;腥稀!?#37027;女子打断林子云的话。

    林子云心中叫苦不迭,却不知道怎么去说。

    那女子接着讲道:“我师姐说的没错,男人都会骗?#35828;摹!?

    不是林子云不说,而是他寻着声音看去,正好看见空中一个白衣飘飘的女子。这倒没有什么,他甚至都没来得及看清楚这女子长什么样子,抬头的一瞬间只见到两条白花花的大长?#20154;?#39118;摇曳。雪白的肌肤,温润如玉,那一双芊芊玉腿,光泽动人,?#21355;?#21313;足。

    林子云呆住了,那少女精巧小脚?#23601;?#20102;罗袜,玉足如玉。如葱赛雪的笔直细腿,暴露在他的眼前。

    他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青年,在街头不知道见了多少长腿短裙美女,然而他现在仍然忍不住想要惊叹,这?#21355;?#21452;腿是苏州小桥上撑着油纸伞的?#23194;錚?#26159;漫步在红杏墙院中的江南痴怨少?#23613;?

    林子云匆匆一瞥,竟窥视到那少女的亵裤。心道:?#30333;?#36807;罪过,并无大过,放过放过,阿弥陀佛。”

    那少女见他转头,这才猜到林子云为何刚才没有说话,一时间脸红到了耳根子。

    啊……她受不了了,这个大色狼,竟然偷窥她的裙?#20303;?

    内心在歇斯底里的叫唤,那少女连忙落在地上冲林子云讲道:“拿来。”

    林子云这次再也不?#19968;?#22836;去看那女子,伸手将裙子递给那女子,心中却在盘算着如何躲开色字头上的一把刀。

    半响没听见身后动静,林子云?#20302;低?#21435;。

    残雪似血,树如金雕,叶如玉琢,那掩在树叶后,一个绾着灵蛇髻的少女正将一件雪袍长衫印花裙子披上香肩。

    欺雪如凝脂?#23376;?#30340;肌肤,折煞了万里风光。白衣少女头上戴的金丝玉柄凤簪子在她抬起螓首时,将一片黄叶扫落。这风景让林子云心神荡漾,他不争气的咽了一口唾沫。

    “再看,?#37326;涯?#30524;珠子挖出来,喂妖兽。”

    林子云这次真没什么好解释的,悻悻然待在一?#28020;?

    本以为是山雨欲来风满楼,却不知那美貌少女只说了一句,“跟谁都不许说,否则你就算逃到天涯海角,我也能找到你。”

    林子云嘿嘿一笑,面上露出让人觉得恶心的讨好神情,肚子里却泛着坏水,心中在说:“我若去了天涯海角,你能追着我的话,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不过这句话他是不敢说出口的,担心会被割舌头。

    “荒山野岭的,你一个小孩子在这里,你家大人不担心吗?#20426;?#26519;子云不好意思问道。

    “你才是小孩子,你鬼鬼祟祟在这里偷窥,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少女身材并不特别高挑,相?#37096;?#29233;,腰间挟着一把红玉鞭。

    “我都说了很多次了,在下并没有偷看过你。”林子云再次开口纠正。

    白衣碎花裙少女,洁白如玉的面颊上面浮现出红?#32908;?#39039;住脚步,狠狠逼视着林子云。她伸出如象牙般的晶莹的手指,指着林子云双眼:“再说,?#28079;?#30524;睛挖了。”

    林子云见她生气,没来由一阵心虚。低声说道:“好了,好了,再也不说了。”

    那少女见林子云谈吐风流,温文尔雅,加上她涉世未深,心中相信几分他或许是真的没有偷看。

    林子云瞧她生的明眸皓齿,一双大眼睛婉转跳跃,似乎会说话般,只觉?#20040;?#27809;有遇见过这么可爱的?#23194;錚?#24525;不住亲近。与她交谈之时,就会讲一些好玩的笑话给她听。夕阳西去,古道上,时而听见少女银铃般的笑声,清脆悦耳。

    那少女似乎渐渐对林子?#21697;?#19979;戒备,两人互生好感,竟然亲近不少。

    这少女是燕云十六州青州世俗一个大家族的掌上明珠,因为几年?#26263;?#21040;机遇,被上界仙人发现她身具仙骨,引入了东?#21015;?#30495;界一个叫做名裔宗的?#25490;?#20462;?#23567;?#20043;所以出现在?#35828;兀?#26159;因为奉了宗门命令,来到人间界辅佐当代大秦国国王李隆统一天下。

    至于为什么上界仙人,为何会?#36861;?#19979;界辅佐真主,和山岳真宗的李?#20102;?#35828;差不多。他们这些低阶修士实际上都不知道根本原因,大多数都是接了宗门发布的命令。所来下界,无非就是觉得任务简单,危险不大,而又可以得到一份丰富的奖励。

    “我看你修为不差,却好像什么都不知道。那你为何出现在岐山,不知道这里现在充满了危?#31456;穡俊?#35799;苏蓼瞥了一眼林子云。

    “?#23194;?#25105;没有骗你,我只是长安城脚下东去百里外的泗阳镇,小羊村的一个普通人,并不知道这么多?#38534;?#26080;意中涉险,是机?#30331;?#21512;之故。”诗苏蓼望着林子云的眼睛,她大眼睛一动不动地凝视着他,似乎想从他的眼睛里发现一些可疑。但是她见林子云目光清?#28023;?#20415;相信了几分。

    “我与妹妹娟儿来到长安,只不过想谋个生计,?#19978;?#36884;中发生了太多事,与我妹妹也已经走散了。”林子云说到此处,不由?#26126;?#28982;。他心中浮现出娟儿的笑容,?#36335;?#23601;在昨天,又?#36335;?#22312;天边。

    听林子云?#28783;?#36807;往,诗苏蓼不由得对他有几分同情起来,说话也软了几分,更显亲近。

    后面林子云说到古庙遇险,青平道人与其徒弟因为一卷经书反目,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大戏,诗苏蓼时而惊讶,时而叹息,俏?#28526;?#33394;。

    “这世间所有人都在为了名利,为了长生打打杀?#20445;?#21364;不懂得安身立命就是最大的幸福么?#20426;?

    林子云瞧她神色黯然,想当初他也有过这种想法,留下的只是无奈?#20254;?#20320;不杀人,人要杀你,你能如?#21361;?#26080;非是因为世间所有人都有过不为人知的痛楚,所以人人都想要做那掌控自身命?#35828;?#20154;?#20254;?

    笼中的金丝雀,再漂亮又有什么用呢?它渴望的还是那自由自在的长空,?#19978;?#36825;么浅显的道理,说出来无人会去感受。

    世界上,最大的谎话,还不就是感同身受。

    林子云说话风趣,故事讲完,诗苏蓼?#36335;?#36523;临其境,经历了一般。诗苏蓼以为林子云在想念妹妹,开口安慰林子云说道:“若是你说的没错的话,长乐公主就是前楚朝的公主上官朝雨的话,你妹妹应该没事的。”

    “你知道?#20426;?

    ?#26263;?#28982;知道了,传闻几年前上官朝雨生了一场大病,后来是一位仙人救了她。这位仙人就是你说的娟儿的师尊灵花婆婆了,这位前辈是云宗的羽化境界大修士,你放心就好了。”诗苏蓼回道。

    林子云听她这样讲,心底安稳几分。只不过《九华仙经》在娟儿手中,也不知是好是坏,他还是需要有足够的实力,到时候管什么灵花婆婆,林子云?#23478;幼?#23071;回来。

    白马嫁给了?#19968;ǎ?#32511;柳邂逅了蒹葭。你是山间的一缕斜阳融了傍晚的一杯清茶。

    水墨卷里,细柳簇拥着湛蓝的云天。墨绿汀兰缠绵在?#22478;?#30340;江畔,诗苏蓼的笑容,宛如春风吹落?#19968;ā?
  http://www.gnqrd.club/92_92405/3211102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nqrd.club。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022003.com
沙漠宝藏2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