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中文 > 玄幻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正文 第二六三章 七罪宗——审判之日(1)

正文 第二六三章 七罪宗——审判之日(1)

    (再次?#34892;弧?#21566;名不朽”大佬的白银投食和三个盟主,?#34892;弧?#36965;岚破月悬”大佬再次打赏三个舵主,?#34892;弧?#24444;岸情梦”、“书友20170329121209988”、“kurokawa”的三个舵主打赏,?#34892;弧?#24093;皇龙甲兽”、“旋律的失落”、“南无火箭炮菩萨”的两个舵主打赏,?#34892;弧襖读?#23567;生”、“秋山舟”、“洛神绫音”、“生无可恋溪”、“夏维安第一牧师”的舵主)

    【所谓的女巫,源自於古英语Whicce,表示有智慧的女性。】

    —————————————————————————————

    成默站在监狱屋顶的斜面上,旁边是凸起的窗户,他靠着墙壁脱掉鸟嘴大夫的面具和外套,刚想要找个地方藏起来,就听见了系统的声音:“您已获得“瘟疫之主”套装,可存放至装备栏随时取用。”

    里世界的装备极其稀有,只分为两种,一种是创世神器,一种是史诗神器。创世神器大都是公元元年之前,遗留下来不知道来历的神器以及各个教派的圣物,?#28909;?#35874;旻韫的三星权杖,?#28909;?#19981;知下落的荆棘王冠;而史诗神器则是被著名的历史人物加持过的神器,像是拿破仑七世的七星元帅权杖,像是源光义的三日月宗近.....

    不管是那种神器都是价值连城的宝贝,成默立刻将“瘟疫之主”套装收进了装备栏,接着拉开信息栏,点开看了下“瘟疫之主”的信息。

    “瘟疫之主——源自《智慧之书》由巨匠造物主借凡人之手打造的神器,凡人亦可穿戴。瘟疫之主蕴含着灭世的力量,是一件不可?#23478;?#30340;创世神器,可豁免百分之七十的化学系技能伤害,可豁免百分之三十的物理系技能伤害,可豁免百分之二十的物理伤害。神圣系技能造成的伤害随机提高百分之五至百分之三十五。”

    “特殊:对载体的侦测范围扩大百分之百。无论是载体还是本体身处黑暗中时,静止不动,可以避免被侦测。智力增加百分之三十。生命值增加百分之十。化学系技能冷却时间缩短百分之四十。”

    “要求:审判者专属,‘黑死病任务’成功永久获取。”

    成默看到最后一句稍稍皱了下眉头,对于尤其在意落袋为安的成默而言,这件强力到炸裂的神器现在根?#20928;?#19981;属于自己,?#30343;?#36825;个“黑死病任务”也没有半点说明,实在?#34892;?#25720;不着头脑,看样子还?#26790;实?#27931;姆女士。

    成默不想被其他天选者发现,躲在屋顶造型的窗户旁,俯瞰整个监狱,走廊里还排着长长的?#21364;?#23457;判的队列,院子里不少可怜的女人被剥光了衣服,克里斯钦菲尔德冬天的清晨格外的寒冷,她们就像被剃光了羊毛的羔羊挤在铺着石板的庭?#35946;?#29791;瑟发抖。?#30473;?#20010;穿着灰鼠皮裘的审判官分成了几队在合作对女人?#38054;?#24320;审查。

    至于审查的方法也很简单,就是检查女人们的身体上有没有伤痕,如果有伤痕就用一根铁钉般的针刺进去,如果不认罪就刺到你认罪为止。

    院子里?#21307;?#22768;此起彼伏,?#34892;?#22899;人经受不住精神和身体上的双重?#20339;椋?#19981;得不交代自己莫须有的罪行;?#34892;?#22899;人为了不受刑罚,干脆直接的承认了自己女巫;还有女人奋力的检举着其他人,说自己不是女巫,自己的邻居,亲戚还有朋友才是真正的女巫.......

    所有人都在痛苦和眼泪中挣扎,她们曲下了自己的膝盖,几乎匍匐到了泥土中,她们什么话都说,坑害自己的,栽赃她人的,为的?#30343;墙?#33258;己从迫在眉睫的死亡厄运中剥离出来。然而叫成默困惑的是,她?#24378;此?#20160;么都愿意做,却?#30343;?#22312;哀求造物主和他人的垂怜,丝毫没有想要抗争命运不公的意志。明明院子里只有几个狱卒和几个宗教裁判官,却没有一个人跳起来反抗暴政。

    她们?#30343;?#22312;血淋淋的愁云惨雾中不停的祈祷,就算是砧板上的鱼,?#19981;?#22312;厨师的?#35828;?#20043;下挣扎两下,但她们?#30343;?#22312;眼泪中乞求。

    成默想起了人类历史上无数次的种族灭绝,在历史的长河中,像这样的景象不断的上演,他默默的注视着这一切,直到成默看见?#25104;?#33485;白穿着囚服德洛姆女士,被两个十字军士兵推搡着架上了囚车。

    很快监狱的正门打开,两匹毛色杂乱的瘦马拖着囚车驶入了清晨的巷道,这是一个难得好天气,没有雾霭,没有云雨,红彤彤的太阳挂在城镇屋脊上。

    跟在马车后面的两个宗教裁判官挨家挨户的敲门,也不管屋子里面有没有人,都会大声的喊叫:“主教大人将在上午对释放瘟疫的女巫德洛?#26041;?#34892;公判,请大家前去广场观看审判!”

    “怎么回事?布里吉特教士?为什么你们会抓?#35828;?#27931;姆抬起者!她可是个好人!”有穿着布衫拿着柴刀的农夫打开门问。

    “是啊!你们一定是弄错了什么,我的孩子就是德洛姆抬起者接生的,你?#24378;?#23450;是弄错了什么!”农夫的后面站出来一个抱着孩子的妇人,她怜悯的看着方?#25991;?#31548;子里的德洛姆女士,“我的天啊!这究竟是造了什么孽,你们要这样?#28304;?#24503;洛姆抬起者。”

    邻居显然也被叫喊声给惊动了,好些人都从门里挤出了?#28304;?#30475;着囚车里的德洛姆女士,以及押送她的士兵和教士。人们对着笼子里像是动物般被关着的德洛姆女士指指点点窃?#36816;?#35821;。

    穿着红布衫的河童教士大声说道:?#26263;?#19979;你们去看审判就知道了!主教大人会公布德洛姆女巫的罪行!你要?#24378;?#21040;了那些证据,你就不会觉得眼前这个女人是个无害、善良而又虔诚的信徒了,按照主教大人的话,这些?#26044;誦白?#26159;伪装成些从各方面看来都比邻居?#21028;?#30340;人。一个性情温和、虔诚信神的女性,或是一个无欲无求的老?#33606;?#22905;们总会装作听从主的命令把自己所有的钱财都送给穷人,自己却?#24459;?#35124;褛,节衣缩食,奉行着谦?#21834;?#20161;慈的信条。往往就是这样的人可能是?#26044;?#37034;说的源头.......”

    ?#30333;擼?#21435;看看。”有人从门里跳了出来,带头的都是些精力充沛的年轻人。

    有人好奇的问:?#23433;?#37324;吉特教士,这两天好像抓了不少人啊!”

    “最近瘟疫肆虐全是女巫在搞鬼,你们不知道,就连哥本哈根都死了不少人,你们是没有看见那些死去的人的惨状!”布里吉特教士在胸口画了个十字,“上帝禁止我泄?#30701;?#26426;,可是?#19968;?#26159;应该告诉你们,为了所有人的安全要心狠手辣。”

    听到“瘟疫”两个字所有人的?#25104;?#37117;变了,有人朝德洛姆女士吐了口水,并大声的喊道:“真?#24378;?#24597;的玩意,应该立刻烧死她......”

    “真是德洛姆女士吗??#19968;?#26159;不太相信....”

    “去看了就知道了!相?#26049;?#29289;主!”

    喧闹的声音?#34892;?#20102;整个城镇,巷道里的汇集的人越来越多,人们热烈的讨论着,跟随在囚车的后面,就像去参加什么庆典。

    ?#26263;?#27931;姆抬起者到底犯了什么事,要遭到这样的?#28304;?#36896;物主实在太不公平了!”

    “听布里吉特教士说瘟疫就是她们这样的女巫从地狱带来散播到人间的!”

    “怎么会?一个散播瘟疫的人?#20266;?#25937;助我们这些可怜人,无论如何我都要跟主教大人申诉,一定是弄错了什么,或者说是主教大人?#24187;?#34109;了!”

    “是呀!德洛姆女巫那么?#33769;?#30340;女士,我的侄子骑马摔断了腿,就是被她的草药和符咒给治好的。这样的人怎么会是女巫?”

    “我记?#30431;?#36824;有个女儿吧?叫安娜的可人儿,长的像金子一样漂亮,也是一个乖巧的女孩,走到路上碰到?#20808;?#37117;会搀扶着送回家,看到流浪汉也不会吝啬给些面包,母女都是那么漂亮又有礼貌的女人......”

    ?#23736;?#21568;!从地狱来的圣人!”一个看热闹的年轻人说。

    “胡说什么?”周围响起了呵斥。

    “又不是我说的,布里吉特教士说的。”年轻人讪讪的说。

    “在没有审判之前,可不要说这样亵渎的话!”周围的人异口同声的批判。

    ...........

    成默混在人群中,各种各样的?#26376;?#27719;集成了洪流,大多数人对德洛姆女士竟?#30343;?#22899;巫这件事抱?#35874;?#30097;,毕竟她是整个克里斯钦菲尔德最有名望的医生,不仅救治了无数的患者,还拯救了无数生产的孕妇。再加上德洛姆抬起者对平民?#30343;?#25910;取很少的医药费,甚至没?#26143;?#30340;穷人,只要给点东西意思一下就行,因?#35828;?#27931;姆抬起者在克里斯钦菲尔德就是高贵品格的代名词,就连城主大人都不吝?#28304;?#30340;赞美她,且?#30422;?#20102;她做城主府的医务官。

    谁会相信这样完美的女性竟?#30343;?#20010;女巫呢?

    ?#27604;唬?#20063;?#34892;┬以擲只?#30340;,但这些不过?#30343;?#26497;少数,绝大多数人都是心?#25104;?#33391;的初衷去看审判大会的。

    但成默一点也不?#27490;邸?#20182;清楚这个年代的权威就是教会,而教会想要操控舆论煽动民意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至于人民。

    ?#30343;?#20044;合之众。

    ——————————————————————————

    成默很快就跟着人流抵达了西斯都教堂前面的广场,此时燃在中间的火堆已经被扑灭,?#30343;?#19979;了黑色?#21307;?#22312;人们的脚下像?#39029;?#19968;样弥漫。教堂的台阶两侧布置了两颗圣诞树,树上还没有挂礼物,?#30343;?#25346;了星星点点的红绸。台阶的上方,教堂的正门进口处则被布置成了宗教裁判所的主教法庭的模样,在正中央设有两个并排法官高座,以供主教与宗教法官之用。这两个座位边上的两排座?#24576;?#23545;称的?#19981;?#24418;排开,角落上有一张给文书用的桌凳。还有一个给犯人用的笨?#23601;?#26495;凳放置在台阶的下方。

    西斯都教堂的半圆中庭上方还设了张挡风遮雨的幔?#21097;?#20174;广场的中央看去,法庭官员和文书的椅子都在?#20063;啵?#29359;人的?#39318;?#22312;左侧。左右都有教堂的门。而台阶的下面摆了两条长椅,上面坐着克里斯钦菲尔德的权贵们,他们一个个像是来参加什么宴会,都穿着华丽而?#28872;?#30340;衣服。

    居中坐着的正是?#35013;?#21704;德城主,他的表情?#34892;?#20957;重,黑眼圈也很深,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

    “?#35013;?#21704;德大人,昨天没有睡好吗?”一旁披着黑色羊绒斗篷,头上戴着玛瑙饰品的男?#28216;省?

    “什么?”须臾之后?#35013;?#21704;德城主才反应过来,“哦!是有点没有睡好,想着晚上就要出征的事情。”

    “责任重大啊!”顿了一下,男子稍稍斜着身子低声问,?#26263;?#27931;姆抬起者真是女巫吗?”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但?#28909;?#20027;教大人决定公审,应该是有把握的。”

    “?#19978;?#20102;.....这么漂亮的一个寡妇.....”男子转头看向了已经被押到了教?#35980;?#38754;的德洛姆女士,眼神?#29992;痢?

    阳光渐渐升到四十五度角的位置,洒满了整个广场,这是一个明媚的十二月的上午,红衣主教沃夫从教堂的侧门走了出来,他不仅不慢走到主教席上坐下,后面跟着他的侍童和教廷法官。

    “肃静!肃静!”主教大人的侍童走到了台阶边大声喊,他神色傲慢,一脸不屑的瞧着广场上密密麻麻站着的穷苦人家。

    等广场安静了下来,红衣主教大人面对众人宽厚的笑了笑,随后他起身向所有人弯腰行礼,看上去就像一位年长的性情温和的绅士,可是实际上他是一位深藏不露的权威而?#27490;?#26029;的主教大人。他行完礼,介绍了一下身旁的教廷法官,随后说道:“把被告带过来。”

    德洛姆夫人戴着?#33267;?#21644;脚?#20572;?#34987;一队十字军从旁边带了过来,他?#21069;?#22905;带到犯人坐?#26159;埃?#35299;开镣铐,站到?#35828;首?#21518;面。德洛姆夫人穿着件灰色的囚服,她周身没有一处污渍,也没有审讯所留下的烙印,就像她在监狱中被仁慈的?#28304;?#36807;,没有任?#24043;?#24847;她肌肤因为?#24444;?#32780;泛白凹陷,她依旧是精神抖擞的模样,此刻她连畏惧都没?#23567;?

    然而这也是摆出庄严法相的主教大人所需要的,以营造一种让人难忘的完整效果。

    “你可以坐下,德洛姆,我看你?#25104;?#33485;白,狱卒们没有给你?#26685;?#39277;吗?”

    “给了,但是我没有吃,?#36951;?#20320;们的东西有毒。”德洛姆夫人冷淡的讽刺道。

    教廷法官怒喝道:“你这个女巫,现在你是在接受审判,请不要藐视教廷!”

    “反正你们都打定主意要把我送去吉斯菲尔德修道院烧死!我又?#20266;囟阅?#20204;这些?#26412;?#23376;保持礼貌!”德洛姆女士不卑不亢的说。

    “你是如何知道我们会送你去吉斯菲尔德的?#25239;?#20110;这件事我?#24378;?#27809;有告诉你!”教廷法官冷笑。

    台阶下的?#35013;?#21704;德城主变得?#25104;?#33485;白坐立不安。

    “造物主告诉我的,?#20197;?#32463;得到过神?#20572;?#20182;们告诉我你们这些教会的人窃取了造物主的权柄,蒙蔽世人,愚昧世人,造物主说要通过获取对神的知识得救恩,然而你们却欺骗世人只要信你们就能得?#20161;輳?#29978;至还把罪恶明码标价!你们垄断了教育,?#30431;?#26377;人只能学习神学,除此之外一切知识都是?#26044;?#37034;说.....你们......”德洛姆夫人义正辞严的大声回答。

    台下的贵族们若有所思,而观众们却一脸的茫然,并不知道德洛姆女士在说些什么,甚至?#34892;┐驶?#20182;们都无法理解。

    而教廷法官从高椅上跳了起来,他怒不可遏的大声喊道:“你竟然敢亵渎造物主!敢亵渎教廷!她疯了。她竟然敢说我们的想法是魔鬼给的,而她的是上帝给的。太可怕了!魔鬼又降临我们身边了!”教廷法官转头看向了?#26263;?#31561;,等等,主教大人,应该对她用刑,赶紧拔掉这个妖言惑众的女巫的舌头......造物主说:行邪术的女人,不可容她存活”

    “邪术?我行医?#28909;?#26159;邪术?我观察星象,防止瘟疫是邪术?我要告诉你们,瘟疫就是造物主?#38405;?#20204;的不满!?#30343;?#36896;物主不?#24066;?#25105;把所有的实话都说出来,就算我说了,你们也听不懂!?#31383;桑?#36865;我上火刑柱吧!送我上去,就是你们的末日来临......”

    红衣主教看了眼?#20054;?#30340;教廷法官,淡淡的说道:“不要大动肝火,?#35828;?#27861;官,生气了,你就着了女巫的道,我们要心平气和的向世人展示她的罪恶,不过她说的多么天花乱坠,都改变不了她是撒旦信徒的事实。”

    “是的主教大人。”教廷法官忿忿不平的坐了下来。

    “好了,德洛姆!我们没必要浪费太多时间在这些言语之争上。我想事实总是胜于雄辩的。”主教大人转头看向侍童,“把证人里奥和卢卡斯叫上来。”主教大人和?#36213;?#33394;的说。

    两个穿着锁子甲挂着白色麻布外套的十字军士兵走了上来,其中一个?#24378;?#37324;斯钦菲尔德大名鼎鼎的骑士里奥,还有一个是他的副官卢卡斯。

    里奥和卢卡斯依次问候了在场的达官贵人们之后,在主教的命令下开始陈述他们在德洛姆的塔楼里发现的东西,无数的药剂,动物的尸体,还有一个地下?#36965;?#22320;下室里画着代表撒旦的倒五芒星,更可怕的是他们还在院子里挖出了两具零碎的?#34892;允?#20307;。

    随着里奥和卢卡斯的陈述,整个广场轰动了!当里奥把那?#20928;?#30528;男子果体的解剖书交给主教大人,由主教大人呈现给广场上的人观看时,人群开始汹涌和愤怒,没有人在为德洛姆女士说话,尽管他?#24378;?#19981;懂书上写着什么,但那副男人的果体画像实在是证据确凿,铁证如山。

    “我说过,这个女巫就是从地狱来的圣人!”夹在人群中的年轻?#35828;?#24847;洋洋的说,这一次没有反驳他。

    “烧死她!”年轻人带头高?#26263;劍?#25509;着他弯腰捡了根不知道被那只流?#26031;?#21500;过来的骨头,狠狠的扔向?#35828;?#27931;姆女士的方向,接着就有无数的?#28216;?#21521;着站在台阶下的德洛姆砸了过去,整个广场上都回荡着“烧死她”的巨大声浪。

    “这是医学书!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找到瘟疫的病因,都是为了医学!”德洛姆女士大喊了起来,但没有人听她在说什么。

    “这好像真是本医学书。”坐在?#35013;?#21704;德城主旁边的男子虚?#21467;?#30555;看了看被教廷法官举在手里的解剖学书,低声的说。

    走下高台,向众人展示证据的教廷法官?#26223;?#32780;冷淡的看了男子一眼,淡淡的说道:“不管写些什么,都是妖言惑众的话语,都是足够被判处?#24066;?#30340;罪证。”

    男子看了看一旁?#25104;?#27867;白的?#35013;?#21704;德城主大人,同情地摇了摇头,在胸前画了个十字,“造物主保佑!”

    红衣主教俯瞰着德洛姆女士,威严的说道:“现在我要向你提一个最为严肃的问题。请注意你自己的回答,因为这是性命攸关的事情。你承认这些事情是你做的吗?#22353;只?#32773;说是你在恶魔的指引下,犯得错误!”

    “我这一切都是为了真知!”德洛姆女?#21051;?#36215;头丝毫不让的回看着红衣主教,“我是接受了造物主的指引!你们才是阻止人类进步的魔鬼.....”

    “你的意思是承认这一切都是你做的?那你服从教会的裁决吗?”

    “我不服从教会!我只?#21467;?#36896;物主!”德洛姆女士倔强的说。

    ?#25670;?#39037;不灵!”红衣主教站了起来,他沉声说,“送这个?#26044;?#21435;游街!然后告诉大家我们已经找到了制造瘟疫的凶手,并将在吉斯菲尔德修道院举行仪式烧死这个女巫!鉴于如今?#38382;?#21361;?#20445;?#25105;宣布,每个人都有检举女巫的责任,知情不报者,将会面临严酷的刑罚,检举有功者,可以获?#38376;?#24043;财产的四分之一!”

    ——————————————————————————

    “烧死她!”

    广场上的声音在?#21009;冢?#24503;洛姆女士再次被脚镣和?#33267;?#25335;了起来,随后?#30343;?#20853;们架了起来,向着广场边缘的囚车上送。

    成默站在广场的边缘,他看见坐在前排的贵族们默不作声,纷纷起身向着教堂的方向走了过去。而广场上的人们扬着一张张激愤面孔,士兵们故意夹着德洛?#21453;?#24191;场中间离去,这个时候她被松开了手,从两面的人墙中自己走,愤怒的人群用各种方式折磨她,有人朝她拳打脚踢,有人向她吐痰,还没走完广场的一半,德洛姆女士那张漂亮的脸就变了一副模样,除了挂在?#25104;?#21644;头发上的唾液口水,还?#26032;?#22836;满脸青包紫块,非人的折磨?#30431;?#36208;到一半就瘫倒在地。

    这时满脸泪水的安?#21364;?#20154;?#35946;?#25169;了出来,她抱住自己的母亲,声嘶力竭的哭?#30333;牛骸奥?#22920;!妈妈......”

    ——————————————————————————————————————

    《九龙?#35752;欏?#26126;天上架给个首订

    本始皇帝流传下来的长生不老药的地图,揭示?#35828;?#24180;徐?#24080;?#22763;,遍寻千里,真的找?#26263;?#20102;不死神药的所在,并将地点和说明,绘制在了一?#21467;?#30382;书卷内。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徐?#24080;?#22763;最后聚齐三千的童?#22411;?#22899;,再次出海后,却渺无音讯。这张神秘的羊皮书卷,在历史的长河中飘荡,最?#31456;?#22312;了夏朝帝国的梁太后手里,此时的梁太后虽然只有四十岁出头,但却重疾缠身,命不久?#21360;?#23558;守,夏朝帝国唯一的护国大将军,因与各?#27844;?#22823;战,独自斩杀

    由于古登堡印刷术的出现,《女巫之锤》在两百年间再版了近30次,引发了旷日持久的?#20658;?#24043;潮”。据书中的理论,由於“女巫”被魔鬼施了魔法,?#34164;?#30171;不再敏感,所以就可以对她们随心所欲地施行各类酷刑。如:用烧红的铁块去烫被告的手,如果手被烫伤,则说明被告有罪;让被告用手在?#21009;?#30340;水里取?#24187;?#22307;戒,然后把手打上绷带和封印,3天后若无痕迹,就无罪等?#21462;?#26356;让人匪夷所思的鉴别方法是:将被告捆上手脚,扔进湖里———如果她?#24651;?#27700;底,则表示她无罪;相反如果漂浮在水面上,则表示她受到魔鬼的保佑,必须送上火刑柱。这?#21482;?#35806;的做法结果是,无论被审判者是否有罪,她们都只有死路一条。由於统计数字来源不一,后人对於葬身灭巫狂潮之中的女巫数字一直无法给出一个?#26082;?#30340;答案,各类统计数字从几十万到几百万不?#21462;?#20301;於德意志?#22836;?#21033;亚的小?#21069;?#36125;克,当年是一个拥有6000人的小城,但在5年之内,就有600人被判为女巫葬身火海。?#31508;?#30340;?#20998;?#20154;?#29992;?#20026;女巫的帮凶,对猫大开杀戒。这使中世纪猫的数量大为减少,几乎处於濒临灭绝的边缘。据科学家研究,猫的灭绝,致使鼠害?#35946;模?#38388;接推动了鼠疫的?#35946;摹?#32780;女巫大多为行医者,女巫的被杀害,也导致了疫病不可控制。


  http://www.gnqrd.club/63_63680/3211103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nqrd.club。VIP中文_笔趣阁?#21482;?#29256;阅读网?#32602;簃.022003.com
沙漠宝藏2闯关